欢迎您进入 江苏鹿鼎律师事务所 网站,当前时间: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
首页 | 法制新闻 | 休闲法律 | 在线咨询 | 律师服务 | 仲裁诉讼 | 婚姻家庭 | 损害赔偿 | 行政法律 | 合同 | 税务 | 公司
刑事 | 知识产权 | 法律解读 | 网上法庭 | 法界人物 | 律师团队 | 法律法规 | 法律百科 | 法律论文 | 金融 | 劳动 | 房产
 
湖南高院一副庭长篡改裁定书豪夺1500万,内讧后被查!
作者:Admin      更新时间:2019/9/29     阅览:

 胆大包天!湖南高院一副庭长篡改裁定书豪夺1500万,内讧后被查!

 (昆山鹿鼎律师事务所转发) 

  《中国经营报》核实,湖南省高院行政庭副庭长、拥有“湖南省优秀青年卫士”称号的郑波,已被采取留置措施。1980年出生的郑波,被证实与华容县政协副主席蔡宜生、岳房公司原财务总监丁学曼、董秘严璋一起,趁范日旭被抓,以低价获得了上述股份。 

 

  其中,郑波在办公室内,对一份判决书中的两个字进行了修改——这成为这场豪夺的关键。目前,上述四人均已被相关部门控制。引爆此事的,则是丁学曼的弟弟李某某(随母姓),其作为“人头”因不满“零分成”,而将郑波等人悉数讲出,纪委、公安等随即查实。 

 

  据了解,不久前岳阳当地已经作出重审判决,对上述豪夺之事中的关键环节进行了“纠正”。知情人透露,在被查前,郑波等四人曾密谋对策,试图以借款掩盖行受贿往事。 

 

  修改关键两字
 

 

  1992年,东北首富的名声之下,范日旭应岳阳市政府邀请,前往投资。当时,岳阳市房地产管理局等6家国有法人单位,正在定向募集成立岳房公司,范日旭名下企业A公司获得440万股法人股,范日旭个人则获得50万股个人股。 

 

  据《法制日报》报道,因缺乏有效管理,岳房公司在成立后红火了几年,之后便开始年年亏损。虽然曾试图通过开发新项目改变困局,但开发的项目也不断出现问题。2004年时,岳房公司停止了经营。 

 

  2007年,范日旭被刑拘,其名下多个公司进入无序状态。2009年,岳房公司被岳阳市中院裁定于2010年1月27日解散清算((2009)岳中民二初字第52号)。当年3月18日,清算组成立,其成员中,丁学曼系岳房公司的原财务总监,严璋则是董事会秘书。 

 

  据知情人透露,当时,丁学曼曾数次前往A公司,找到该公司董事长秘书冯某某,提议以0.19元/股的价格,将A公司所持440万股及范日旭的50万股买走。总计,这笔交易将以93.1万元完成。 

 

  与此同时,丁学曼找到严璋(同事、华容老乡)、郑波(丁学曼前同事杨某与岳阳中院原副院长郑某某之子)、蔡宜生(系丁学曼丈夫的同母异父兄弟),希望他们三人每人拿出50万元。完成交易后,四人将平分范日旭的这些法人股和个人股。看上去,丁学曼在“凑钱”这一环节上即已赚到不少,整个交易,她可以不用花一分钱。 

 

  整件事似乎进行的较为顺利,2010年4月25日,丁学曼以其弟弟李某某的名义,将440万股法人股和50万股个人股买来,其中,440万股法人股的对价83万元进入A公司账户,而50万股个人股对价9.5万元则先给了冯某某,后转入公司。 

 

  事实上,为感谢协助完成此次交易的冯某某,丁学曼向其先后送出30多万元好处费。而冯某某则被指炮制了董事会决议等相关文件。当时在岳阳中院任职的郑波,则在拿到52号裁定书后,对其内容进行了修改,以让冯某某等人相信岳房公司已毫无价值。 

 

  据了解,原裁定书中写的“解散清算”被郑波等人改为“破产清算”事实上,当时丁学曼等人即知道,岳房公司除资金紧张外,其拥有的土地等资产会升值,而个人股彼时的股息即已达到0.4元/股,这是一笔稳赚、狠赚的生意。 

 

  密谋对抗调查 

 

  完成上述交易的几个月后,2010年8月,时任岳阳中院行政庭副庭长的郑波,被授予 “湖南省优秀青年卫士”称号。 

 

  同时,刚满30岁的郑波也被选派至省高院挂职锻炼,任省院行政庭庭长助理。彼时媒体报道称:“历年来,省市两级法院组织的案件质量评查,他承办的案件都是满分”,“ 多次坚拒巨额贿赂”。 

 

  但郑波的荣誉,无法掩盖那场豪夺的漏洞。事实上,除相关文件系伪造外,上述转让交易在法规上还存在两大硬伤:根据《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》的规定,法人股份只应向公司法人转让,而作为“人头”的李某某却是自然人,并没有受让资格;这次转让发生在清算组成立之后,也是法规所不允许的。 

 

  加之岳房公司系老国企,又有大量股东、职工、业主、债权人,其中个人股东即多达3180人,清算进行的并不顺利。或许为了更加“合规”,2012年,丁学曼等人在华容县发起诉讼,以确认前述交易合法有效,而代表范日旭及A公司的冯某某,则再次顺利将官司输掉。 

 

  如此,440万股法人股和50万股个人股,即都到了李某某名下,并在2014年时得到兑付。李某某共获得1500万元(税前,实际扣税280余万元)。但在分钱时,作为“人头”的李某某却分文未得,这也导致内讧产生。 

 

  也是在2014年,A公司所在地警方开始立案调查此事。2015年,随着警方调查,丁学曼与郑波、蔡宜生、严璋一起商议对策。已经在省高院任职的郑波,给丁学曼支招,让其写信向A公司所在地公安厅及纪委举报,以阻止公安调查。 

 

  但一切已经太晚,未获分文的李某某,因为纳税的问题,曾一度与丁学曼等人吵翻,面对警方调查,李某某将整个过程全盘托出。此后,丁学曼等人陆续交待实情,相关部门则通过查账,以证据还原了整个交易细节。 

 

  至此,这场豪夺完全败露。2018年4月18日,湖南法院网发布信息:湖南高院行政审判第一庭副庭长郑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,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 

 

  几天后的4月26日,华容县政协副主席蔡宜生被宣布涉嫌严重违法,接受监察调查。丁学曼、严璋也已被相关部门控制。 

 

  另据了解,近日,岳阳中院已对2012年“华容县确认之诉”做出再审判决,撤销当年判决,并驳回了李某某方面的全部诉讼请求。 

  • 上一篇: 江苏省法学会召开会长办公会,周继业强调了这些事

  • 下一篇: 没有了
  • 相关新闻
    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本页】【收藏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